富二代国产

在万米深的深海中的珊瑚岛屿下,住着一群与人类相异的物种。

这些物种,长着鱼头人面,上身和人类差不多,下身长着鱼尾。

他们没有眉毛,眼睛巨大,眼珠子像葡萄一般大,鼻子塌陷,法令纹深沉,嘴巴没有弧度,呈一条直线,一张开,里面全是细小尖锐的牙齿。

他们的手和人类手一般无二,可以抓握。

上身的长发遮挡着他们的上半身,下半身则是鱼尾。

这就是深海中真实的鲛人。

此时他们全部围在一起,对着一个发光,与他们长的差不多,却又相差很大的东西,议论纷纷。

他们的声音尖细悠长,还有些刺耳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和我们一样的吗?”

“她比我们丑多了,不知道是什么?”

“这哪里是丑,明明就是比我们漂亮。我好喜欢她头上的毛发。”

“我也想要,为什么我们长不出来?”

可爱mm比基尼搭配呆萌表情萌出新高度

被围在中间的,正是叶新一直在寻找的乔婉夏,刚才正想方便时,一只手突然捂着她的嘴。

紧接着,乔婉夏就感觉眼前一黑,再睁眼时,就到了这里。

如一只怪物般,被大家围在一起欣赏。

看着他们的外貌,乔婉夏百分百可以肯定,眼前这些所谓的人,正是鲛人。

他们的相貌,真的是和自己知晓的美人鱼,完全不一样,真是看着吓死了。

乔婉夏惊恐的甩动着漂亮的鱼尾,想要逃离这里,却发现四周都是鲛人,她根本就没办法逃出去。

叶新,你在哪里,你快来啊,我好害怕!

“猎,你为什么要把她抓来?”雾指着发光的乔婉夏,一脸好奇,“她是什么?我们的同类吗?”

猎是一个长的很壮实,拥有很长鱼尾的雄性。

而且,他的脑袋并不像其他鲛人那样是光头,而是在后脑勺那里,还留有一排头发。

长有头发的雄性是巫的特征。

猎盯着乔婉夏,眼里全是惊艳:“你不觉得她很漂亮吗?”

雾看看自己,再看看乔婉夏:“我没觉得她漂亮,不过,我喜欢她的毛发,还有那条会发光的尾巴。”

雾抓着猎的手臂,撒娇:“猎,你是巫,你可以把她的尾巴和毛发转给他人,对不对?不如,给我吧?”

“她是我的战利品,谁都不可以给,你也一样。”猎推开雾的手,朝乔婉夏游去,对众人说道,“她是我的战利品,你们谁都不可以抢她,不然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猎冲着众人龇牙,细小尖锐的牙齿,正好让乔婉夏看见,吓的尖叫,惶恐后退。

卧槽,那细小的牙齿就如食人鱼的牙齿一样,看着好吓人。

可惜,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
众鲛人连忙朝旁边游去,露出被围的乔婉夏。

猎游到乔婉夏身边,想露个笑容给她,结果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,把乔婉夏吓的花容失色。

“跟我来。”猎朝乔婉夏伸手。

乔婉夏惊恐摇头:“不要。求求你,你把我送回原地好不好?”

猎惊艳乔婉夏的美貌,却又惊讶乔婉夏的语言,和自己的不一样:“你说的我听不懂,不过,没关系,以后,你就在我们这里,我会照顾你。”

鸡同鸭讲,谁也听不懂谁说的话。

猎不再给乔婉夏拒绝的机会,抓着她的手,手一划,一个半圆形黑洞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猎拉着挣扎的乔婉夏进入黑洞,黑洞消失不见。

乔婉夏这是第二次进黑洞,真是一秒就到达施咒者想到达的地方。

猎指着珊瑚洞小窝,兴奋的对乔婉夏介绍。

鸡同鸭讲,谁也听不懂谁说的,却又各说自己的。

好在,猎没有对乔婉夏做过份的事,就好似把她当摆设品一般欣赏着。

这不禁让胆颤心惊的乔婉夏,狠狠的松了一口气,碎碎叨叨:“老公,你在哪里?你怎么不来?”

休息一会,猎冲着乔婉夏露出欢喜的笑容:“你就在这里,我去拿食物来给你吃,好不好?”

看着细小尖利的牙齿,乔婉夏忍着恐惧,才没把拳头砸出去:“我也想出去。”

反正都听不懂,猎当然不会让她出去,就让她在珊瑚洞里,哪也不准去。

待到猎走后,乔婉夏慢慢探出头,看看周边的情况,想着要往哪里逃时,一条黑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。

雾裂着尖利的牙齿,笑望乔婉夏:“你听不懂我们的话对不对,我教你好不好?”

一个两个都龇牙,却不攻击自己,乔婉夏已经可以确定,那不是凶猛,那是在笑。

“雾!”雾指着自己,教着乔婉夏发音。

乔婉夏看着她说了三声同一个音,也学着说道:“雾!”

“对对对,我叫雾,你呢?”雾开心的在水里翻滚,在乔婉夏周边游荡,“我教你说我们的话,你告诉我怎么变面有漂亮的尾巴,好不好?”

乔婉夏指指珊瑚洞外:“我要出去。”

雾看着她的手指,让开,乔婉夏大喜,自珊瑚洞里钻出来,朝远处游去。

游着游着,乔婉夏就懵了。

别说在深海,哪怕是在陆地上,她也分不表东南西北,更何况是在深海里。

乔婉夏眼角抽搐,她若是真的擅自离去,一定会被海里其他的物种,给一口咬碎吃了。

算了,还是等叶新来救吧。

乔婉夏转身,对上雾好奇又欢喜的双眸:“你在找猎吗?”

“乔!”乔婉夏学着雾的样子,指着自己说了三遍,“说”

“乔!”雾学着乔婉夏发出她的音节。

听着这个很相像的音,乔婉夏舒心了,哪怕只有一个乔字,只要他们能发出来,就一定会传到叶新耳里,再前来救自己。

乔婉夏压着急燥的心,和雾找了个安静的地方,开始学鲛人语言。

很快,鲛人族里就散播一种说法,说猎捉到一只外来物种,长的和他们鲛人很想像,但是比他们鲛人漂亮,还不会说他们的话。

大家都排着队来观看这个漂亮会发光的物种。

不敢跑的乔婉夏,只能含泪让大家观看,还不时的扯动两颗门牙,扯一个微笑出来。

“她的牙齿为什么不是尖的?”

“真是太可怜了,牙齿都不是尖的,她要怎么吃东西?”

“怪不得这么瘦,实的在太可怜了!”

乔婉夏充耳不闻,努力和雾学说话。

没有想到,乔婉夏对语言很有天赋,很快就把握住了这门外语的精髓,学的很快。

待到猎抓了鱼回来后,乔婉夏已经可以和雾来语句对答。

“猎,快来,我教会了她说话。”雾看到猎回来,就向他邀功。

猎惊讶道:“你教会她说话!”

“是啊,不信你来和她说话,她说她叫乔!”雾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大到恐怖,“这名字可真好听!”

“你说我为什么就要叫雾,不和她一样叫乔?”

猎把手中鱼递到乔婉夏面前,露着尖利的牙齿笑道:“鱼,给你吃!”

乔婉夏尴尬一笑,摆手:“不,谢谢!”

猎听懂了她说的话,欢喜的在她身边,不停游动:“你真会说我们的话,你真是太聪明了!”

“这鱼,给你!”

猎把鱼强塞到乔婉夏手里,欢喜道:“以后你就是我的雌性……”

“我有老……我有雄性!”乔婉夏正想说她有老公,但最后还是改口了。

猎一怔,把鱼硬塞到她手里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雌性!”

“不,我不是。”乔婉夏把鱼还给猎,坚决抗议,“我不会是你的雌性!”

猎看着死去的鱼漂浮在自己面前,脸色变了:“你是我的战利品,就是我的雌性。”

乔婉夏别开头,没再去看他,甩动着自己的鱼尾,想要逃离这里。

猎见她无视自己,愤怒了:“你就是我的雌性,谁都改变不了。”